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短篇言情 > ?一戰為尊

更新時間:2020-01-15 10:41:43

?一戰為尊

?一戰為尊 炭烤風味 著

張君吾綺雯 游戲古裝歷史懸疑

主角是張君吾綺雯的小說是《?一戰為尊》,是作者炭烤風味最新寫的一本短篇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一戰為尊,天下跪拜!不論何人,何地,何種身份,凡犯我張君吾者,必然誅之,且以百倍,萬倍之代價討伐!誰來誰滅!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?一戰為尊》 第八章:風雪之夜,戰鼓擂天 免費試讀

第八章:風雪之夜,戰鼓擂天

風雪吹打著那已經堵不住的門口,那本有堅硬門防之地,此時空缺的像是赤著身子袒露著,沒有了一切隱私的權力,這種滋味可不好受。

寒冷透過那空缺的風口猛灌而進,整個何府當即冷的冬骨!

像極了那一夜九郎山上的夜晚,那夜似乎也是這般呼嘯著狂風,冷的那般相似...

“君吾,今夜我家人要歇下了,有事改日再談。”何勁松上前勸阻。

改日再談?是因為府中人員不足,故此才要改日再談吧!

張君吾冷笑,將手表向下挪了挪,似在整理著著裝。

“張君吾,我說的話你聽不到嗎?”何勁松繼續說道。

“我說了,明日再...”

還未說完,“啪”的一聲,一巴掌擊在何勁松的臉上,直把他打的在空中翻轉四五圈,才仰面落地,重重砸在地上!

赤紅的手印像是把何勁松的燒開了一般!

何承天緊攥著拳頭,敬酒不吃吃罰酒,當著他的面,打他寶貝兒子的耳光!

這小子未免太狂!

張君吾又將手表挪了回來,原來剛才是怕弄壞了手表!

畢竟眼前這個家伙壓根就不知得他的手表受到一點損傷。

他走過去,一腳踩在何勁松的頭上,直把他往下踩壓,讓其滿嘴灌的都是落葉和沾了塵土的灰雪!

“你剛才說,我是什么?草包?”張君吾的聲音比之寒冬還要徹骨!

何勁松“嗚嗚”叫著,滿嘴的泥巴,如何能回答?只能慘叫著,向著何承天求救!

“張君吾,就因為我兒子說了你兩句,你便不顧同校之誼,這般對待他!是否太過小心眼,是否太不把我何家人,把我....不放在眼里了?”何承天擠著牙說道。

張君吾點著頭,似乎覺著有道理的樣子,松開了腳。

何承天看自己說的有效,當即繼續說道:“你深夜叨擾他人,還毆打我兒!別說平常百姓家里不能容得,我何某人這一方武校尉,算的有頭有臉之人,更是難以理解與接受。”

“那你想如何?”張君吾饒有興趣的說道。

他總是這般,讓敵人占盡風頭之后,再出擊,站的高必然摔的疼,他不輕易便宜任何一個對手!

任何一個殺親兇手!

“很簡單,你現在把我兒扶起來,然后與他道歉,再在地上與我跪下磕幾個響頭,我方能饒你!我念你與我同是軍中之人,今夜便給你此機會,若不應從,一條未做,或做的不誠心,別怪我何某人手下無情!”何承天的語氣像極了教訓一個未成年的孩子。

張君吾笑了笑,充滿了輕蔑與不屑,這是他聽過最無厘頭的要求!

他,軍中尊帥,萬人之上!

王侯將相不過爾爾,一介三星校尉,管個地區守備軍之官職,也敢與他同做相比!

放肆,也得有個程度!

“你笑什么?你真敢不從?”何承天接著妄想著。

“好,既然提及軍中事務,我便與你聊聊軍中事務,教教你,什么叫尊卑有序。”張君吾冷笑著看著何承天。

何承天不解其意,可這時他的身后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個丈許高的人,正是寇九!

“吾乃五曜星威虎將,一個區區三星校尉,焉敢放肆!”寇九聲若震龍,吼的何承天腦袋嗡嗡的。

“啪”的一腳!何承天猛地飛出屋外,啊叫了片刻,整個人,頭插在地上,與他的兒子身體形成平行關系!

那何承天比之他的府門又能強上多少,經此一踹,恐怕骨架子都要散開了,和兒子的命運相似,他也生吃了一口大雪花!

他何承天在北州境內,歷來都是耀武揚威,尊享榮華!

那些北州小吏,商鋪老板,就算有些背景,也都連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!

然而,這一夜,他卻以極其難堪的姿勢,在此雪地之中,遭人如此**!

他抬起身子,和他兒子二人從雪地泥濘的外院中站了起來,卻見張君吾與寇九二人占著內屋,正飲著熱茶。

這一內一外,一上一下,足以向他說明,他們與張君吾地位之懸殊!

“軍銜大小,尊位高低,向來有序,你何承天難道不知?”張君吾嚴厲問到。

何承天和何勁松二人忍著氣,尋想著那邊派出去的人手若能早些歸來,便能夠立刻制住這狂妄的小子!

只可惜今夜他派出了所有府內兵與管轄的守備兵,前去包抄張君吾的窩點!

這一計謀也讓他此時府內空虛,傾巢出動,必然巢內無人!

“卑職有眼不識泰山!目無尊卑,該死!”為了戰略性拖延,何承天只能忍氣認錯!

“父親...”何勁松不可思議到。

“閉嘴!”何承天趕忙呵斥!

何勁松剛覺得憋屈,卻見他的父親對著他眨著眼,他這才會意!

“好說,好說!過來磕三個響頭,必須誠心,少一分都不行,否則嚴懲不貸。”張君吾說道。

何承天臉色漲紅!

這算什么?欺人太甚嘛!

雖說此話出自自己口中,可如此不要尊嚴的事情,他何承天這輩子都不會想去做一次!

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了,他也不從!

可此時迫在眉睫,何承天卻也無計可施,若不應從,再被寇九來上一腳,恐怕就此歸天了!

然而這時,突然有個蝰蛇勛軍士闖了進來,正要報,卻見主人在外,屋內另有其人!

“姓張的,你算個什么東西?邊疆小吏罷了!就憑你也敢喝令我?我告訴你,在北州之內,敢威脅我,命令我的人,還沒有出生呢!我何某人是誰?乃北州的天,就算你是個什么鬼帥!老子也不怕!”何承天見機會來了,立刻大喝到。

受了多少委屈,受了多少憋屈!

此刻他的戰員們盡數歸來!

他要討回這個公道,他要手刃張君吾以泄心頭之恨!

寇九正要上前教訓那口出狂妄之人,卻被張君吾用手攔住,他自信滿滿,絲毫不介意何承天說那些難聽的話。

“退下。”

“可是,尊帥!”

“我說退下,還想我再說一遍嗎?”

“是!”

寇九無奈只能退在一旁,筆挺的站著,五分鐘的蹲馬步,絲毫沒有讓他腿有異常,可見那雙腿如何的有勁!

“軍士,說給他聽!”何承天大聲喝令那個來報的軍士。

那個軍士本想悄悄告訴何承天,可何承天推開了他,又一次重復到:“對著他大聲說!”

軍士無奈,只能對著張君吾喊道:“報!我軍全軍覆滅,人員死傷慘重,多數已被赤虎軍俘虜!唯有四五人強突重圍,逃...逃出來!”

何承天“噗”的一聲,口涌鮮血!

竟是活生生被氣的!

“父親!”何勁松忙喊道!

這時,又有一個蝰蛇勛軍士跑了進來,大喊著“報”,氣喘吁吁,顯然也是又急事!

“何事?快報!”何勁松趕忙喊道。

“我軍...我山中野戰蝰蛇營,在懸壺山內被赤虎軍盡數攻破,降者不盡其數,死傷者不盡其數,遣散者更是...不盡其數!五千兵馬,盡數覆沒!”軍士悲嘆到。

那是何勁松所私自招募的禁軍,竟然...在頃刻之間,灰飛煙滅了!

“嘔”!

何勁松臉色憋青,一口鮮血染紅了土地之上的白雪...

小說《?一戰為尊》 第八章:風雪之夜,戰鼓擂天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游戲小說
  2. 古裝小說
  3. 歷史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下载欢乐斗地主免费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