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男生 > 穿越重生 > 娘子投喂手冊

更新時間:2020-01-25 18:00:46

娘子投喂手冊

娘子投喂手冊 十里山茶花 著

沈霄趙清淼 宮廷科幻歷史古裝

主角是沈霄趙清淼的小說是《娘子投喂手冊》,是作者十里山茶花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京城亂了套,沈霄一朝被雷劈,與皇侄互換了身體,流落他鄉。都說攝政王很兇惡,遇上一女子后棄惡從良了。趙清淼:萬萬沒想到,撿回一條小狼君。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娘子投喂手冊》 第十章 俗套的故事 免費試讀

傳言青川島的老島主叫張煥,命不好,老婆孩子死的早。后來收養了兩個棄兒,養女取名張嵐兒,義子就叫張烈。

這兩人原本毫無關系,被張煥帶回來用心照料,算是竹馬青梅,兩小無猜。

張烈長到二十五六那年還在打打漁、曬曬網,終日苦大仇深。

老島主看不下去,就說:“成親吧,你倆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塊長大,最合適不過。”

張烈還有些懵,張嵐兒也是扭扭捏捏。

老島主一副早就看穿你倆眉來眼去但你們放心爹成全,沒過多久就把這事辦了。

按理,張烈該高興些了。

“自打成了親,你這眉頭皺的更甚,你究竟在想什么?”張嵐兒成親后的日子過得也不開心,她對這個一塊長大的男人,看不明白了。

“我是在想,人總不能一輩子這么過吧?最后老死在島上?不行,我要出去做一番大事!”年輕的漢子說話字字鏗將,滿懷著希望背著行囊就出發了。

張烈這一走,老島主就先病了。而張嵐兒每日除了照料,還像一塊望夫石似的站在渡口等。日出日落,島上的日子很平淡。誰都不知道,張烈出島混了三個月,就被逮進大牢了。

島上多無趣,外頭就有多熱鬧。

張烈從前也會跟著老島主上岸,進城后匆匆在集市上采辦些必要的物資回來。這次他正兒八經出來,疲于扛沙包,打地痞,跟人學本事,被人騙,吃了苦,流過血,卻沒能混個出人頭地。

后來,他才找了一處落腳地,正是固州城古玩商鋪。在這里,倒叫他探聽了不少官吏與商賈私底下的交易。

等他摸透里頭門路,就遇上那家鋪子老板死了,還當場被官府假以罪名逮進了大獄。

案情很簡單,鋪子老板死的時候,只有老板的婆娘,張烈,和賬房先生有嫌疑。

張烈當時年輕氣盛,又剛又直的在堂上指認賬房早與老板的婆娘狗了一腿,殺人的多半是這兩人。

那固州知府卻壓根沒有細查,拍著驚堂木道:“你說是他們二人殺的,他們卻道是你心里有怨,人是你殺的。”二話不說就把張烈打了板子,逼著要他從實招來。

張烈喊冤無門,被用了刑后抬回大牢。

那賬房還在牢中,得意洋洋道:“明日我就會放出去了,勸你好好伏罪。你看看我文弱無力,你瞅瞅自己粗狂孔武,若你是知府大人,你覺得兇手是誰?”

“呵,呵呵……我當這世道黑白不分,原來是有人眼睛不好,還是你們讀書人心黑呢,咳咳。”

“兄弟,實不相瞞,我家人早打點過了,想讓案子辦成什么樣,就能辦成什么樣。你在外混要找靠山,你沒有活該倒霉呀。啊哈哈……”

張烈目含血光,惡狠狠的盯著賬房。

賬房嚇得后退,轉念一想,也沒什么可怕。

張烈慢慢站起身,一步步逼近。只聽他陰惻惻的蔑笑,十根手指關節“嘎吱嘎吱”按著作響。

“讀書人話多,你不死誰死!”

賬房臨死前掙扎了一下,還盼著有人來救,自己能涼的慢些......

張烈本是拼著搏命的心思才犯了命案。冷靜下來后,反倒想活下去。

他朝知府下跪,說要把鋪子里有關官吏和城中商賈的交易告知。那固州知府知道抓住別人的把柄,可以斂更多的財。于是,找了個身形相似的牢犯充當張烈被判罪。

之后,張烈回了島上開始做水匪,而知府就坐收漁翁,把劫來銷贓的銀子拆帳分利。每每官船出兵剿匪,出來晃了兩三下就鳴鼓收兵,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任他們。

所以說,趙清淼是真倒霉啊。

“若不是這回的貨非要來固州采辦,我大抵是能躲過一劫的。”風從眉梢吹過,她眼眸里似有光一閃而過。

張嵐兒上下審視了趙清淼,默了默才道:“你真不想嫁他?”

‘咯吱咯吱’。幾聲踩著木階下來的聲響擾了地牢的靜謐。

常喜抱著膝蓋蹲在地上畫圈圈,耷拉著腦門一蹶不振,忽然就被身旁的人推了推,剛要發作扭頭一看——‘沈九’。

“別睡了,有人來了。”沈霄趁著方才小憩了會,已經回了精氣神,側臉在光線不好的牢內顯得俊朗起來。

常喜暗暗吐了吐舌頭,探頭探腦的盯著牢外。

“夫人怎么親自來了?要不我去知會下大當家,免得一會起什么誤會。”那水匪年紀不大,倒也謹慎。

剛過晌午吃了飯,別的兄弟都在呼呼大睡,偏偏留他一個在地牢門口看守,不能不多擔些心思。

張嵐兒見他不敢攔著,就一邊說著一邊繞過他往前走,“怎么,阿大,如今我說的話不好使了?你們是不是覺著馬上要有個新夫人,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?”

阿大眉頭一皺,苦大仇深道:“怎么、怎么會呢!我們都是自小在青川長大,這份情誼怎是外人能比的呢。”

張嵐兒到了牢門前,冷哼一聲將那人推開。“那就別擋著我。”

阿大心里憋氣,咽了口唾沫,扛著刀往墻角杵著不出聲了。

張嵐兒往牢內掃一圈,發現了常喜就道:“你是趙小姐的丫鬟?”

常喜茫然的點點頭。

“明日你家小姐要成親了,身邊沒個熟悉的人伺候著可不行。趙小姐求了我來放你出去。”

常喜大驚失色,騰的站起身:“成哪門子親?和那個五大三粗的水匪頭子?呸!我家小姐冰清玉潔,他也配!”

張嵐兒聽她這么說張烈,面露尷尬的咳嗽兩聲,打斷了道:“行了,別磨蹭,你家小姐還在房里頭等著呢。”

阿大聽出不對勁了,正欲開口阻撓,哪曉得張嵐兒親自伸手來討鑰匙開門。

他一臉難色:沒得到大當家的應允,放是不放?

張嵐兒看出阿大的猶豫,探去腰間,奪了一串鑰匙,一個個的耐心試過來。

“咔噠。”鎖開了。

沈霄瞇起眼像成了精的狐,端倪著張嵐兒神色坦然,頓一頓,壓低聲對著猶猶豫豫的常喜道:“你家小姐橫豎要遭罪,你不去看著,就不怕她被人欺負嗎?”

常喜恍然大悟,這才唯唯諾諾的跟著張嵐兒走了。

小說《娘子投喂手冊》 第十章 俗套的故事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宮廷小說
  2. 科幻小說
  3. 歷史小說
  4. 古裝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下载欢乐斗地主免费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