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男生 > 懸疑靈異 > 陰婚盛愛

更新時間:2020-02-20 16:02:14

陰婚盛愛

陰婚盛愛 積云渴雨 著

云清陸思齊

主角是云清陸思齊的小說叫做《陰婚盛愛》,它的作者是積云渴雨寫的一本懸疑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我被暴富男友求婚,新婚之夜他騙我喝下怪藥,將我獻祭給鬼差,換取自己活命的機會……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陰婚盛愛》 第012章 陰床 免費試讀

蘇溪介紹的那個女孩是她客戶的親戚,叫劉若水,才二十二歲,和男朋友從高中談到大學畢業,結果半年前,男友無故失蹤,一直沒有找到,她卻說每晚都夢到男友來找她,而且更恐怖的是,她身上真的還有一股子的尸臭味。

原本蘇溪是不信這些的,可她自己碰到了這種怪事,也就帶劉若水來看看,她將人送到后,就回市里了,說是要去找陸思齊算帳,我忙告訴她陸思齊找不到了,她還不肯罷休,說要告訴所有人,陸思齊死了,是個鬼,我實在攔不住,只得任她去。

劉若水人如其名,是一個柔弱如水的嬌嬌女,蘇溪一走,兩只眼睛如同小鹿一般看著我怯生生的笑,讓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因為同被死鬼纏,同病相憐,我對她十分同情,畢竟被死鬼纏的滋味真不好受。

當然我和陸思齊奔結婚去的,并沒有多少感情;和墨逸更不用說,他為了鬼胎,我是被獻祭;與她跟男友感情深厚不同。

問了劉若水和她男友的生辰八字,我準備好東西點香時,劉若水虔誠的跪在蒲團上,問我:“這對阿莫有沒有傷害啊?他只是舍不得我,所以不肯離開,我來看香,也只是想問問他有沒有什么想要的東西,或者找到他尸體好好埋葬,你千萬別傷了阿莫啊……”

果然感情深就算是鬼都不一樣,我告訴她,看香只能看因果,觀緣由,不會傷及鬼魂,她這才放心。

當香點燃,我念著劉若水和秦莫的名字和生辰八字,雙眼看著香色煙形,心里想著她男友失蹤半年,活不見人,死不見尸,她就被鬼纏,就這確定男友死了?不再找找?

卻見起煙旋繞,旋風轉圈,香色更是漆黑無比,連香味都沒有,香燃之時,還隱隱有著凄厲之聲傳來,這是有邪事怨靈纏身,和劉若水說鬼男友纏身根本不同啊。

我心底疑惑更深,看著虔誠跪著的劉若水雙目低垂,長長的睫毛落在白皙的皮膚上,如同一個芭比娃娃一般惹人心生憐愛,想不明白這樣一個純凈如水的女孩子怎么就邪事怨靈纏身了。

怨靈貪香,三根香不一會就被吸完,劉若水眨巴巴著眼,眼里水光閃閃的看著我:“阿莫說什么了嗎?他有沒有想要什么?他的尸身在哪里?他……”

說著眼淚牽線的朝下掉,雙手緊緊的抓著我,全是問阿莫的,更是求我讓她和阿莫說話。

這陣仗嚇得我不知道如何是好,忙將她扶出去,好不容易止住了淚,這才告訴她觀香和過陰不同,觀香只觀事主身上的事,過陰請死者陰魂上身,才能和死者對話。

劉若水似乎懵懂的點頭,問我知不知秦莫的尸身在哪里,他冷不冷啊,餓不餓,真真一個杜十娘的模樣,搞得我只顧著哄她,都手忙腳亂。

外婆卻在一邊冷眼看著她,并沒有開口,我不明白劉若水為什么會被怨靈纏身,畢竟聽她的意思,秦莫和她感情很好,就算死后纏著她,也是恩愛纏綿的事情,并沒有怨恨她,怎么會變成怨靈?她身上的尸臭又是怎么來的?

好不容易哄住她,只得隱晦的問她除了感覺秦莫晚上纏著她,有沒有其他怪事,她都搖頭說沒有。

我實在找不出什么,只得準備東西過陰,招了秦莫的陰魂直接問他就好了。

可劉若水聽說過陰傷身時,卻又眼淚巴巴的看著我,說不讓我傷了身,秦莫纏著她也好,她也不想跟他分開,留了幾千塊錢,流著淚就走了,留都留不住她。

只是當她離開時,外婆勾著嘴角冷冷的看著她,讓我將她給的那幾千塊錢買東西散給村民,或者直接捐了,似乎對劉若水十分不喜歡。

或許是看多了人情事故,外婆對外人都有點冷情。

剛好村里準備修河堤,我就把錢給了村長,給修河堤的村民做伙食費。

但心里依舊放不下劉若水的事情,給秦莫點了柱長香,又給蘇溪打了電話。

她說陸思齊請假了,無論她怎么說陸思齊死了,人家都以為她幫著我,氣急了才會說陸思齊死了,搞得她氣得要死。

問到劉若水,蘇溪說她家境很好,家里就她一個女兒,千嬌萬寵的養大,原本打算讓秦莫入贅的,可秦莫家里不肯,這事就一直拖著,秦莫失蹤后,她家里原本打算給她重新找一個,卻沒想她又被鬼纏。

她家里也找過幾波人看,可什么都找不出來,她身上那股尸臭更是怎么壓都壓不下去,搞得她家里急得要死。

而秦莫更是生不見人,死不見尸,兩家人因為這個鬧了很多次,劉若水說要冥婚嫁到秦家去,還是她媽以死相逼才打消了這主意。

話里話外對劉若水的癡情唏噓不已,還感慨自己沒談過這么刻骨銘心的戀愛。

我想不到劉若水那樣柔弱的女孩子居然有這樣的毅力,為愛瘋魔確實讓人敬佩,想著最近也沒事,我也去市里看看她。

第二天和外婆打了招呼,給好蘇溪,就直接去了劉若水家。

劉家在市郊區,自建的三層半小別墅,有小花園和游泳池以及半月型的河塘,還仿了蘇州的樓臺水榭,古香古色,十分漂亮,里面清一水的木制家具,浮動著暗香,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材料,劉若水卻給我們介紹著。

估計她少有朋友來,她媽十分熱情的招待我們,勸我們帶劉若水多出去走走,別總賴在床上。

只是當我們看到劉若水的床時,我也想賴在床上。

那是一張鏤空雕花的拔步大床,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材,透著香味,經過改裝,床頭吊著兩盞宮燈,里面還有許多小射燈,光線控制得很好。

劉若水給我們泡了茶,那樣子行云流水十分好看,只是我們三人,她卻倒了四杯茶,而且就算家里暗香浮動,又噴了香水,她身上那股子尸臭味怎么也壓不住。

蘇溪對她那張拔步床十分好奇,畢竟這種床現在博物館都少見,鏤空雕花又容易沾灰不好打理,一個勁的說想想進去看看。

我對于家具沒什么研究,主要是研究不起,只是看著床頭擺著香爐,雖然并未燃香,但依舊透著一股香味,于是借著蘇溪看床跟了進去。

劉若水在一邊給蘇溪解釋床上雕花是什么寓意,我趁她不注意對著香爐嗅了嗅,就算香冷,可依舊帶著濃郁的香味,我一時還沒有聞出來,正要細聞,小腹中的鬼胎卻飛快的拱動,十分興奮,連同肩膀上的鬼臉都好像要從肌膚下沖出來。

正奇怪著,卻見身邊黑影一閃,好幾天沒有出現的墨逸長袖一揮,罩住了香爐,雙眼透過香爐冷冷的看著我道:“這是返魂香,聞多了對本君血脈自然是好,就怕你身體受不了。”

說完,他捧著香爐重重的吸了幾口,跟著瞄了一眼拔步床,冷笑道:“癡情反被癡情誤,情深累及身無處。”

我還正想問他,劉若水身上怨靈的事情,卻感覺肩膀被人輕輕一拍,劉若水站在身后朝我淡笑道:“我忘了云清是看香的,對香自然有了解,我家有好多沉香,回去時帶上一塊吧?這香爐里焚的就是沉香,我媽給我安神的,但也沒什么用。”

說著眼底并未閃過失落,將我手里的香爐拿手了。

我這才發現那香爐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我手里,但明顯那香爐里焚的并不是沉香,而劉若水卻說要帶我去看香,拉著我出了拔步床。

只是在她出拔步床時,我似乎聽到那天看香時的凄厲叫聲,心里奇怪的瞄了一眼那張大床,卻發現那張床似乎比普通的床高了一點,四周掛著香料,怪不得整張床里都是香氣。

還想看,劉若水卻在外面叫我們,床頭對著窗,她這會背光朝我們招手,我猛的發現,她身下影子中,好像有什么猙獰的想要從她影子中沖出來。

小說《陰婚盛愛》 第012章 陰床 試讀結束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下载欢乐斗地主免费版